每日經濟新聞
熱點公司

每經網首頁 > 熱點公司 > 正文

從實名舉報到協商解決 億邦、華鐵案的關鍵人“陳寶清”是誰?4千多枚比特幣歸屬背后隱藏了什么?

每日經濟新聞 2021-08-16 19:47:37

◎億邦國際在其提供的信息中,提及一位名叫魏甜甜的人在2018年8月30日,曾用億邦礦機挖出來的比特幣支付電費,而用于支付的比特幣地址,和潘倩手機號對應的觀察者賬戶上的5個比特幣地址有3個是一致的。

◎億邦國際和華鐵應急糾紛,是5.6萬臺礦機歸屬引發的,而這起糾紛中的“關鍵先生”是陳寶清。億邦國際提供的證據顯示,魏甜甜是被陳寶清拉進電費支付微信群的,華鐵應急的澄清說明則寫道:“魏甜甜與本公司沒有關系,是紐博實業陳寶清的朋友。

每經記者 葉曉丹    每經編輯 魏官紅    

繼8月8日億邦國際實名舉報華鐵應急,已經過去了一周時間。8月15日下午兩點,億邦國際原計劃召開第二次新聞發布會,但當天兩度通知變更發布會召開時間,至8月15日晚,億邦國際方面告知:因政府有意協調雙方協商處理,發布會予以取消。

過去一周,圍繞億邦國際和華鐵應急(603300,SH)之間的博弈,輿論的焦點仍然是“5.6萬臺礦機的歸屬究竟為誰?”“4千枚比特幣誰才是真正的權益人?”“華鐵應急實控人胡丹鋒妻子潘倩的比特幣礦池賬戶真的僅僅是觀察者賬戶嗎?”

多位幣圈業內人士向《每日經濟新聞》記者透露,比特幣是去中心化的加密貨幣,誰擁有比特幣地址對應的私鑰,誰才是該地址比特幣的權益人。

在華鐵應急和億邦國際提供的相關回應內容中,億邦國際曾提及,一位名叫魏甜甜的人曾經用比特幣支付挖礦所需的電費。核對支付記錄,記者發現,其用比特幣支付的地址和潘倩觀察者賬戶對應的比特幣地址有3個一致。

魏甜甜是誰?為什么她可以使用潘倩觀察者賬戶里的比特幣?在這背后,又隱藏著哪些關系?

誰的比特幣?

8月8日,億邦國際方面稱,華鐵恒安購買的礦機所對應的其中一個比特幣挖礦礦池、礦工號、比特幣收益及比特幣錢包地址全部歸屬于號碼為139開頭的手機用戶,而該手機用戶恰巧是華鐵應急實控人胡丹鋒的妻子潘倩。8月9日,《每日經濟新聞》記者撥打了該手機號,但電話無法接通。

億邦國際方面稱,通過技術手段分析上述手機號碼對應的比特幣錢包地址,以及多渠道查詢,潘倩的比特幣錢包中擁有4418.895748枚比特幣。按照當前的價格計算,這些比特幣的價值超12億元。

億邦國際提供的五個比特幣地址

8月10日,華鐵應急向記者提供的說明中表示:“客戶挖礦的比特幣并不是由實際控制人胡丹鋒及其配偶潘倩控制,其賬號是為了查看公司機器的運行情況及保證租金安全支付,由潘倩設立的可以查看其挖幣運行情況。手機號僅為觀察者鏈接,用于了解公司出租服務器的運行狀態,避免服務器停工和被挪用的風險。比特幣錢包地址是由承租方提供,收益也直接由承租方收取到錢包地址,與手機號注冊的礦池地址無關?!?/p>

不過,億邦國際在駁斥華鐵應急的回應中提及,上述比特幣賬戶曾用于支付華鐵應急的礦機電費,并提供了部分截圖。

億邦國際提供的魏甜甜賣幣抵電費使用的比特幣地址

近日,《每日經濟新聞》記者采訪了多位幣圈人士,對于比特幣歸屬問題,多位幣圈人士均表示,比特幣是去中心化的加密貨幣,誰擁有比特幣地址對應的私鑰,誰才是該地址比特幣的權益人。

那么,這4千多枚比特幣的私鑰掌握在誰手中?是一個人還是多個人?從現有的證據可能還難以判斷。

但億邦國際在其提供的信息中,提及一位名叫魏甜甜的人在2018年8月30日,曾用億邦礦機挖出來的比特幣支付電費,而用于支付的比特幣地址,和潘倩手機號對應的觀察者賬戶上的5個比特幣地址有3個是一致的。

圖片來源:億邦國際提供

“關鍵先生”陳寶清

按照這個交易路徑,似乎可以推斷魏甜甜擁有3個一致比特幣地址的私鑰,是該比特幣地址對應的比特幣的實際權益人?

億邦國際提供的證據顯示,魏甜甜是被陳寶清拉進電費支付微信群的,華鐵應急的澄清說明則寫道:“魏甜甜與本公司沒有關系,是紐博實業陳寶清的朋友?!惫就ㄟ^電話訪談魏甜甜得知,魏甜甜非華鐵應急的員工,認識陳寶清,和陳寶清合作買賣比特幣的業務,并幫陳寶清支付電費,支付給洪佳俊1000萬元左右(備注:華鐵應急方面稱,洪佳俊是浙江億邦通信科技有限公司指定的服務器托管商)?!?/p>

從雙方提供的說明中可知,魏甜甜于2018年8月30日用比特幣支付電費,是由于陳寶清需要支付礦機電費。而8月9日晚間華鐵應急說明會現場,公司曾現場展示簽收單,公開表明陳寶清是屬于紐博實業一方。

按照各方公開回應的邏輯關系可以梳理出,華鐵應急先從億邦國際處購買了2.4萬臺礦機,礦機上線后,潘倩在第三方礦池通過手機號注冊了觀察者賬戶,這個賬戶添加的5個比特幣收幣地址中,有3個疑似被魏甜甜實際擁有,因為魏甜甜用該3個比特幣地址中的比特幣幫紐博實業陳寶清交礦機電費。

《每日經濟新聞》記者查詢啟信寶數據發現,“魏甜甜”這一名字在2019年5月之前,曾被顯示是浙江某公司杭州第二分公司的負責人,而該公司辦公地址就在華鐵應急的辦公大樓,且工商登記的聯系方式與紐博實業也是同一個。多個巧合之下,也有多重疑問待解。

根據華鐵應急2021年8月9日現場提供的簽收單,紐博實業是在2018年10月份和億邦國際簽收5.6萬臺礦機。但在此之前,紐博實業的陳寶清卻需要交礦機電費,這批礦機又歸屬于誰?

8月10日,華鐵應急方面稱,魏甜甜與洪佳俊的資金支付行為,系個人行為,與華鐵應急及子公司無關,不存在少列成本費用的情況。同日,億邦通信駁斥,魏甜甜賣幣抵電費,是支付華鐵應急的礦機電費。

由此又產生疑問:陳寶清和華鐵恒安是何關系?陳寶清背后的紐博實業和華鐵恒安又是何關系?

按照華鐵應急的說法,華鐵恒安自己本身不挖礦,而是礦機租賃方。在服務器租賃業務中,均與客戶簽定了相應的合同,雙方租賃合作是有法律基礎的,華鐵應急此前在公告中披露了承租方的企業名稱。

但礦機托管方博瑞時空代理人趙則啟律師于8月8日晚間向《每日經濟新聞》記者表示,華鐵恒安的礦機如果有承租方,按照常理,礦機的托管費應當由租賃方來承擔,但實際上,在和華鐵恒安的業務接觸中,并沒有見過租賃方。

多位幣圈業內人士向《每日經濟新聞》記者透露,如果是租賃模式,那么最后挖礦所產生的比特幣最終收益應歸屬承租方。

那么,能動用華鐵恒安礦機挖出的比特幣的魏甜甜,是承租方代表嗎?陳寶清和紐博實業在華鐵應急的“礦機”業務中又扮演了什么角色?若億邦國際和華鐵應急雙方能協商解決,或許很難再獲得答案。

億邦國際和華鐵應急之間的糾紛,最初是由5.6萬臺礦機歸屬引發的,這起糾紛中的“關鍵先生”還是陳寶清。

陳寶清與華鐵恒安及上市公司華鐵應急之間,在2018年10月之前是否有業務往來?2021年8月16日,《每日經濟新聞》記者就相關問題向華鐵應急方面求證,華鐵應急董秘表示當前正在回復交易所問題,稍后統一告知回復。截至發稿,尚未收到回復。

封面圖片來源:攝圖網

全球新型肺炎疫情實時查詢

如需轉載請與《每日經濟新聞》報社聯系。
未經《每日經濟新聞》報社授權,嚴禁轉載或鏡像,違者必究。

版權合作及網站合作電話:021-60900099轉688
讀者熱線:4008890008

特別提醒:如果我們使用了您的圖片,請作者與本站聯系索取稿酬。如您不希望作品出現在本站,可聯系我們要求撤下您的作品。

億邦國際 華鐵應急 比特幣

歡迎關注每日經濟新聞APP

0

0